微泗洪,精彩不断,每天更新!
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

微泗洪

搜索
查看: 9050|回复: 2

小城服务员—许卫国

     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9-8-20 06:36
  • 签到天数: 16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4]偶尔看看III

    发表于 2019-8-13 20:38:18 来自微泗洪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青阳小城服务员的名称出现不算很早,但这个名字早期很亲切,因为毛主席说,干部不论职务高低都是人民勤务员,即服务员。做服务员的人也很自豪。服务二字就十分高尚,因为处处都有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标语。服务,谁能为人民服务,就是一个高尚的人,一个纯粹的人,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。这些都是毛主席讲的。
    时代发展,服务员在小城越来越具体化,职能范围从全社会最后退缩到茶楼酒肆宾馆。而过一段时间觉得叫服务员显得土气,也很拗口,就改成小姐,美女,上口,亲切,还有点自慰感。
    以前小城招待所,饭店,浴池等等都是国有的,所以,这里的服务员是国家安排、分配的,是广大青年,特别是女青年极为羡慕的工作和光荣称号,即便他们使领导班子争风吃醋不团结而无端经受到多方压力,使自己绯闻如季节河流时断时续,有时还大波轩然,搞得很没有面子。就这也没有使后来者望而却步,或者说,她们就是冲着这个来的。没有绯闻,妹妹弟弟谁来安排工作?没有这个岗位又何以嫁到军官、干部、大学生?没有比吃喝玩乐在世俗世界受追捧了,招待所就是那时吃喝玩乐大全。

    后来,政府招待所因为形势需要增加了宾馆,人员紧张了,当年国家安排的服务员也都老的老了,胖的胖了,全没有当年的风采,现在,国家也没有安排的编制了,于是就从社会上招临时工服务员。起初,消息传开,男女青年初恋般激动。初听宾馆,初见宾馆,那是当时最华丽的建筑,那里的每一件设施在宾馆以外都很罕见,单说那厕所,不仅免去蹲压之苦,而且名字都改了,叫他妈洗手间了。其实洗手是最后程序。有的人在这里根本就不洗手。
    于是,有人找人,开个后门;没人凭实力,凭运气直接去考——那时,不亚于考大学——对于那些因美丽而拖文化腿的女孩,宾馆似乎成了她们最好的大学,应该说是天堂。选拔是严肃的,录取是严格的。我也应邀做过评委。就像招收演员一样,煞有介事地考形体,考才艺,考写作,还看人家臂膀脖子有没有疤痕呢。我们内心卑鄙的打量每一个小姐,表面还装作正人君子、教授一样。
    说实话,她们每一个都很漂亮,对于我,真是瞎子吃肉块块香。特别是那些来自农村的姑娘,美得真实,壮得俊秀,工艺品一样,既好看,又实用。那时她们的家乡还是泥泞土路,电视还没有普及,夏天,蚊子扑面,冬夜,寂寞闹心。现在,一切变了,变到连城里的女孩在大街上尽管嬉笑,可以浪荡,而进了宾馆的院子,虽说内外一步之差,也都良家妇女、大家闺秀一样,轻言慢语,举止文雅了。宾馆,就是这样威严、神秘、时尚而令她们魂牵梦绕、心驰神往。

    可是,名额是有限的,岗位是有限的,毕竟这种宾馆还是政府一个部门,有点规矩,不是夜总会小姐多多益善。没有选上的就悲伤地走了。有一个来自大李集的李秀没有走,怎么也不走,不给钱我也干,只要你们留下我。老总也是女的,女人理解女人,就安排在后面洗菜。洗菜也高兴,比在家就不一样,人家这里是自来水,龙头一拧水自来。在家还要挑着水桶去老远的砖井。农村的服务员进步很快,西式铺床,中式叠被,宴会摆台,上菜传菜,迎宾送客,一个星期的训练就基本掌握了,开始还难免有乡村的腼腆,少女的拘谨,三个月下来,再看,这些女孩早已城乡一体化了。分不清城里还是乡下,床头都有了布娃娃,绒狗熊,服装都是来自同一个店铺里的,同一个牌子,洗面奶,啫喱水咱也用了。以前在家认识的小男孩就自卑了,站在宾馆门口风雨里,虔诚地等她下班,硬是不敢进去。有的干脆就不要同乡的青梅竹马久等了,很快被城里混混看上了,人家租个破桑塔纳来接了。女孩子经不起虚荣心和软硬兼施,心一沉,脸一抹就钻车里了。那时,桑塔纳是很豪华的,家乡还有很多人连看还没看过呢。
    那个李秀不久因为人员调整进了客房,这无疑是提拔。也给开了工资,虽然很少,但她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,有病可以不看,但化妆品不能不买,发型不能不做,脚可以崴了肿痛,但高跟鞋还是要穿;觉可以不睡,街一定要逛。不久也被混混看上,带出去跳舞唱歌喝酒。有个混混提出要和她结婚。宾馆规定,结了婚就要辞退。李秀虽然和混混玩得如痴如醉,面对“辞退”二字依然清醒。只好一边和混混继续混,依然光彩照人的宾馆不能丢,即使流产,也装作轻伤不下火线的样子,坚持上班。就这样,快到了三十岁,宾馆的瘾基本过足,新鲜感基本不再,社会上宾馆也陆续出现,这才把婚姻走到前台,可是,那个混混已经等不及了,早已结了婚,从李秀起,后面已经有第三个了。李秀已经全部城市化,宁可找个城里离婚的,也不找乡间童男子。李秀很不幸,那个卖盐水鸭的安徽人目的让她生个男孩,可总是事与愿违,于是在江苏地盘上的安徽人把她驱逐。在一个风雨交加的上午,李秀抱着不到一个月的孩子,一路哭哭啼来找我伸张正义。楼下不少人在惊诧,我惊恐,我担心人们以为她来给孩子找爸爸。
    过了十年,河西河东掉了个,宾馆酒店,雨后春笋,服务员一跃成了主人,全没有我们那时备受讨好的情形,老板也不放在眼里。她们来去自由,她们不高兴就义无反顾,一去不复返了。她们可以要挟老板,老板还要好言相劝,还要承诺加薪。
    现在服务员,赶上了好时代。
    image_edit_0.png
    作者简介:许卫国  江苏泗洪人,编辑记者 文艺编导、 文旅策划、文化管理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、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特约作家、中国凤凰智库专家组成员等;在《中国作家》、《文艺报》、《中国报告文学》、《清明》、《莽原》等发表过作品;出版《上帝原来是个近视眼》、《远去的乡村符号》、《许卫国文集》(五卷)、《小高庄》、《父亲的革命》、《汴河四重奏》(四卷)等多部著作,远销海内外,著作多次参加全国书展、获奖、再版或转载文摘类报刊、入选权威文集;发表、上演大戏五部。《中国当代作家研究》、《中国新闻出版报》、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、《中国出版传媒商报》、《扬子晚报》、《长春晚报》、《合肥晚报》等有评介,江苏卫视有专题报道;曾获得国家、省、市多种奖项。
    来自 iOS 客户端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9-8-13 20:39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帮顶!
         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9-8-26 13:57
  • 签到天数: 32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发表于 2019-8-13 21:11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顶起~

    发表回复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